出彩聚英人

江旭初:忆往昔,成长源于苦难(上)

发布时间:2021/7/5 10:54:31 内容来源:聚英集团

1986530日,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务田村,江旭初出生了。


务田村这个村子,偏僻又简单,名字都透露出农民特有的朴实。江旭初的家庭更简单,小破屋,四口人,几亩薄田,全家仰赖父亲在公路局事业单位的几百元月薪,穷得被村里人看不起。


作为家中长子,为了帮父母减轻生活负担,江旭初从小就能挑能扛,他半开玩笑地调侃自己:“上小学开始,每天放学到两公里远的地方挑稻谷担水,走路来回2小时。所以我现在17不到,真的不是基因问题,是因为在最长身体的时候‘重担在身’呢。”繁重的农活折磨他的身体,更挤压了他学习的时间和精力。父母都老实巴交,不懂教育的意义,只知道像田里的牛一样勤恳干活,把平庸贫乏的日子过下去。身边的同学也全是半斤八两的水平,江旭初凭着一点小天赋,没怎么花心思学习一样能“混”个“积极分子”。直到小学毕业,他都觉得生活就是按部就班,主要是务农,顺便读读书。


直到上初中,在那条通往学校的黄土路上,他第一次萌生了要改变命运的想法。


微信图片_20210616101108.jpg

 

起航,抉择前进的方向


江旭初至今忘不了第一次走在那条路上的场景。路有两公里长,母亲挑着扁担,一头是他的生活用品,一头是一大包破被褥,他跟在母亲身边,两人静默地向前走着。周围是形形色色的家长骑着单车或摩托,再不济的也有辆小三轮,载着自家孩子和大包小包的行李,从后面赶上、超过,最后把他们甩在后头。被轮子卷起的烟尘弥散在空中,江旭初感觉双脚走得酸疼,心底渐渐泛起一阵阵苦涩,那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和其他同龄人的差距。


“为什么就我是这样?为什么只有我家这么苦?”他被“两公里路”刺激了,暗自下决心要找到改变命运的办法。初二下半学期,命运也确实给了他一次指引。机缘巧合下,他拥有了一次转校的机会。新学校金丰中学在离家23小时车程远的隔壁县,是由一位香港老华侨创办的省级花园式学校。是去是留,站在抉择的岔路口,年少的江旭初忽然对未知的学校产生了好奇和冲动,大着胆子想“不就是换个地方读书么”,于是毅然背起行囊,独自前往这个人生地不熟,甚至语言都不通的地方。


第一次参观新学校,他就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——这里好似人间天堂。新学校里居然有上千个崭新的水龙头,而原本的初中只有一个水龙头,全校学生抢着用。金丰学校的环境设备好,学习氛围也异常浓郁,学生的整体水平是曾经的同学们无法相比的,江旭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学习压力。某日,学校组织学生看了一场电影,具体的电影名字已经不记得,江旭初只记得自己看完后,躺在夜深人静的草地上看着天空思考人生。夜幕辽阔,苍穹尽头连接着外面的世界,他忽然想改变,想去更远的地方,一种对知识的渴望油然而生,自此开始发奋。基础比同班同学差,就付出数倍的时间和努力来学习,在课间、深夜,甚至吃饭时。江旭初几乎做到了无论何时都手不释卷,凭借从小一贯的吃苦耐劳和一股子韧劲儿,在数月之内把成绩从垫底提高到班级中上的水平。


微信图片_20210616101148.jpg

 

跌宕,命运总是爱开玩笑

 

高中继续在金丰中学就读,长期离家求学的江旭初已经完全融入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变得独立自主,活泼外向,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。若是按照这样的状态发展下去,日后考上重点大学绝对没问题,人生似乎也会一帆风顺。


可惜命运就爱开玩笑。高中时期,家人因为赌博花光了他的下学期学费,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;老实的父亲卖猪攒钱,却被陌生人骗走了所有存款,差点用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;家里为了供他和弟弟上学,四处借钱,一度债台高筑……更不用说第一次高考,他发挥失误,志愿也填得不尽人意,连个二本都上不了。他不甘心,一咬牙决定再复读一年。为了不给家里增加额外负担,他一边做兼职赚学费和生活费一边在外面租了房子刻苦读书,每次模拟考都是全班第一。然而第二次高考再遇滑铁卢,捧着570来分的高考成绩单,江旭初满脸沮丧,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,最后带着与重点大学失之交臂的遗憾上了龙岩学院。


由于家境的困窘和自身独立的性格,江旭初在大学里勤工俭学,想尽办法赚钱。替人跑腿、炒股、做校园代理,甚至自己在宿舍开一个打印店。凭借对市场的敏锐把握和灵活的头脑分析,江旭初用极底的成本置办了打印机、纸、墨水等基本设施,甚至发展了送货上门的服务。“宿舍里的打印机自从被宣传出去后,一天到晚哼哧哼哧就没有停下来过,那时候我还被同学们称为江老板。”虽然“宿舍打印店”只开张了20天就被其他打印店举报取缔了,但江旭初还是趁此机会赚足了一学期的生活费。


凭借出类拔萃的成绩和丰富的兼职,他平稳地度过了三年的大学生涯,却没有料到大四又遭受了命运的当头棒喝——炒股失败,亏空了身上所有的钱,包括大四的学费。毕业将近,学校老师反复提醒他:再交不出学费就无法顺利毕业了。家庭无法依靠,向周围求助无果,江旭初苦笑着说:“当时真的有些绝望,感觉人生像一个闭塞的圈,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。”


微信图片_20210616101123.jpg


踏浪,人生需要激流勇进


有人说,人生的最低谷其实也是转折点。江旭初的转机其实可以追溯到大一加入学校的考研协会时,在那里,他遇到了今后生命中的一位重要人物——如今聚英教育集团的常务副总裁熊东辉老师。熊老师将他发展成聚英的校园代理,更在关键时刻伸出了援手,尽管创业初期手头也紧,他还是向自己的夫人借了一笔钱,帮江旭初垫了学费。为了还熊老师雪中送炭的人情,2011年毕业后的江旭初二话不说地选择加入聚英,正式开启了和聚英的缘分。


2015年,出于开拓需要,江旭初认真学习了MBA的相关知识,又恰巧发现了所学的知识和北大汇丰商学院MBA的考点类似,他心念一动:为什么不试试考北大呢?虽然已经工作了4年,但这并没有消磨求学的意志,他一直在心底仰望着更高的学府殿堂。


江旭初在大学时代多次产生过考研想法,也有很多准备经历,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。“现在想想,大概是当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那些知识能用来实现什么,只是为考研而考研。”学习知识、开拓眼界是为了自身和他人创造更大的价值。经历过带团队开拓江西、重庆的艰辛,江旭初深刻地认识到管理知识的重要性,为了帮助公司和团队更好地发展,彼时还在重庆开拓的他重拾当年的学习热情,积极备考,坐飞机往返于重庆和深圳。2016年,他顺利通过提前批面试和笔试,以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入学北大汇丰商学院。


微信图片_20210616101212.jpg


考上只是拼搏的开始,在北大汇丰商学院读MBA的过程也相当难熬。商学院的课程量大,课时紧,3年要学的知识压缩在2年完成,寒暑假也没有时间休息。江旭初既要忙着开拓重庆的市场,又要前往北大汇丰商学院所在的深圳上课,为此,他几乎压缩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生活只剩下学习和开拓两件事。一周7天,5天带着团队做宣传、谈合作,从6点干到深夜12点,周末2天在教室埋头苦读,在自习室挑灯夜战,和广有成就的同学们展开思维的碰撞,尽情感受何为开放包容、百家争鸣。“在北大上课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,像我这样的普通本科生到这样的顶尖学府,就好像之前从没有读过书一样。”


2018年,江旭初按照北大培养学生的标准严格完成了学业。毕业典礼上,他和校友们一起穿学位服,唱《燕园情》,听海闻院长激昂澎湃的毕业致辞,回忆数十年漫漫求学路,内心无限感怀。“只能说学习和生活都不容易,都很难熬。但越是难熬,越要挺住,熬过来了,你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。”

 

学成归来的江旭初在今后的道路上更加一往无前,对他而言,学习是一种追求,一股动力源,为开拓的脚步更加坚实快速,为公司壮大和团队发展创造更多的可能性。求学只是人生的小小插曲,而波澜壮阔的开拓生涯还在继续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10616101208.jpg

 

(江旭初的开拓故事详见下期月刊《忆往昔,成长源于苦难(下)》)